您好,欢迎来到牦牦TV
点击数:0
14452

正在播放:雪域寻梦 成卫东

 成卫东,北京人,当过兵,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曾就职于《中国电力报》,1986年调入民族画报社,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理事。自上世纪80年代第一次来到西藏,他便深深地爱上了这片雪域高原。二十多年来,他走遍西藏的74个县。曾出版《西藏阿里》、《佛门盛世——第十一世班禅掣签坐床认定纪实》、《西藏秘境》、《中国藏传佛教寺庙》等画册,以及《镜头前的西藏》、《雪域藏地探行记》、《雪域圆梦》、《天路纪行——从青海湖到哲蚌寺》、《探秘三江》等中、英文图文专著。曾在各种媒体发表数百个摄影专题,其中数十个专题摄影作品在全国各类摄影大赛中获奖。  有时我总在做梦,或者说总在梦境之中。是的,开启儿时的记忆,美梦仿佛就是我迄今为止奋斗的原动力。的确,在不断地由梦境中的虚幻变成现实的聚焦过程中,我真的实现了美梦成真,这就是我辞官拿起了照相机,干上了我自己喜欢干的事,成为了一名摄影记者。在过去的年代背着相机,马不停蹄的四处狂奔去寻梦、追梦、圆梦。   其实,人生经历(不论顺还是逆)更是不可多得的财富。特别是,将事业与兴趣结合起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那才具备了人生所期望追求幸福美梦的开始,这点我又做到了,所以我很幸福,这是真的。   小的时候,有两件事,在我无知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候(上世纪50年代未、60年代初)生活并不富裕。人们不论从穿戴到言行都很质朴,尤其是唱着“我在墙根下,种了一颗瓜,天天来浇水,天天来看它,发了芽,开了花,结了一个大西瓜,大西瓜呀大西瓜,抱呀抱呀,抱也抱不下”儿歌长大的我们,更显得纯真而呆傻。当时别说电视了,电影也不多。父亲工作的中办机关,条件已是远远好于其它行业,起码每星期都能看上电影——位于北京西城区丰盛胡同的中直礼堂,让我幼小的心灵得到很多的满足。那时的人很自觉,电影票也很便宜,每张票五分或一角线,每周五在父亲工作的机关传达室前的小黑板上登上父亲的名字,然后放下钱就行,到了周六,父亲下班就把电影票带了回来。那时的电影在放“正片”前都有“加片”,就是放一个几分钟的“新闻简报”,内容无非是一些国家大事、活动。影片中只要有重大活动一定少不了奏《国歌》、《国际歌》或《东方红》等。此时包括毛主席等领导人都要起立,全场肃立,除了歌声没有任何声响和走动,只有一两个人手里拿着照相机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蹲下,台上台下忙个不停,这几个忙个不停的人在我心灵深处
JS分享:
Flash分享:
猜你喜欢

我要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