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牦牦TV
点击数:0
12021

正在播放:沟通神与佛的色彩

 现在大部分人所了解的西藏传统的绘画颜料就是不掉色,经久不变。其实这仅仅是藏传矿、植物绘画颜料展示给大家最直观的感觉,通过西藏传统工艺从大自然中萃取出来的绘画颜料的特点可不仅仅是永不掉色那么简单。   这种颜料在色相等方面独具特色。比如藏青色不仅仅是西藏有,在内地、在国外都有这种颜色。但是因为提炼这种颜色矿物因为产地、矿物质成型期以及提炼方式的不同,便会有不同的感觉。内地的藏青很鲜艳,西藏产的藏青却给人沉稳、沧桑之感。  藏传矿、植物绘画颜料是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的礼物,也是前人传承下来的文化。但是在五十多年这项工艺却面临失传,于是1976年由西藏大学专门组织了藏传矿、植物颜料制作工艺研究小组,抱着将藏传矿、植物绘画颜料及其制作工艺传承下去的信念,四人科研小组揣着两千元科研经费和一腔热血穿梭于西藏的东西南北,并不断查阅相关历史文献档案资料。阿旺晋美便是其中一员。 其实,制作藏传矿、植物绘画颜料的原材料在西藏各地都能找到,比如:藏青、藏绿产于拉萨尼木县和西藏昌都玉龙地区;雌黄、雄黄产于昌都地区;白粉产自日喀则仁布地区和拉萨羊八井地区;朱砂就多产自后藏和山南洛扎县等。原材料的问题得到解决后,探寻和恢复一系列的制作工艺却成了难题,因为当时会这门手艺的人已经不多了。他们去各地寻找掌握这项技术的老艺人,把他们的话记录下来,回来后又进行无数次地实验。经过三年的努力,终于把传统制作工艺部分基本抢救出来了。 藏族流传着这样一句有谚语:雌黄、雄黄、白粉需要‘壮汉’来磨,藏青、石绿、朱砂则需要‘病妇’来磨。这句谚语很好的道出了制作传统颜料的一些奥秘。   除了在提炼颜料时有讲究外,在蘸取颜料时也是有讲究的。比如,白色、石黄和雄黄,须从雪山顶处取;大红、桔红、副粉色、金粉、银粉和金属色类,须从碗壁蘸取;青绿色类则须从碗底捞取。  在唐卡画师中还流传着这样的比喻:“形态虽佳着色差,如同美女着褴褛,难现婀娜娇美体;形劣色佳不足取,如同八旬涂脂粉,难能打动贤者心。”作画时,有经验的画师随调随画,宁可调得稍稀些,每次上色都很淡薄。分三次填色使画布能更好地吸收,看上去浑然天成。 你看那些古老的唐卡,即使画它的人已经不在了,可那些明亮的色彩还带着画师的灵魂,永远活着。
JS分享:
Flash分享:
猜你喜欢

我要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